Tag Archives: KDE

今天真是相当郁闷

写个Kimpanel的过程简直就是个杯具啊。最开始的DataEngine的编写还算顺利,但是后面真正写起来Plasmoid就完全不同了。 首先想用QML,结果跟不上kimpanel的更新速度。 然后想用Javascript,结果ServiceJob部分的绑定是坏的。 老实去用C++吧,也怪不得调查Plasmoid使用语言,C++和Python平分天下各占百分之40多,QML占了不到百分之10,Javascript完全没影子了。

Posted in KDE | Tagged , | 5 Comments

Linux的桌面为什么这么傻逼(翻译)

就算成天被桌面折磨着早就成了M,但该骂还是他妈得骂,下面是别人骂的,总之都说到心坎里面了。本来想多加点脏话表达下心情,不过毕竟是翻译还是不要偏离原意为好。 来源: http://news.ycombinator.com/item?id=2643671 作为VLC的主要开发者和VideoLan的实际领导者,尽管我不想说什么,但最近有那么点受不了了。(啊,我还没叛逃到Windows去……)……是的,我是开源的强烈支持者,并且在大多数桌面操作系统上为FLOSS做了很多工作(包括匿名和不匿名的),并且相信计算机应该是自由的。我作为Linux用户和系统管理员已经有8年了。 但是,我被最近所谓的Linux桌面的“进步”震惊了:大多数所谓的进步就是渣……而且不光是我一个人这么认为,我所看到的用户反馈也都是些抱怨……尽管我会因为这篇回复而被人讨厌,但是我不吐不快。 – PulseAudio还是半生不熟的时候,就被Ubuntu和Fedora硬塞给了用户,并且许多用户都讨厌它;它具有严重的NIH综合征,和老架构相比它只带来了一点点新特性,那些新特性反而老平台做得更好。它的维护团队拒绝持续更新,也不愿意对某些应用友好(这完全不可接受),不光线程不安全,而且某些情况会占用大量CPU。 – PolicyKit 十分复杂,占用大量进程,而且几乎不能正确初始化(似乎只有gdm3能办到这件事)。它会弄坏大量的程序,特别是 Network Manager …现在我不得不用命令行来在KDE上连接wifi。并且如果你使用Gnome3或者NM的话,你还不得不使用它。 – KDE4.x 在4.3之前完全不能用(事实上我可以接受),但到了4.6,我还是不得不禁用语义学桌面和strigi从而让它不要操掉我那点CPU资源。Network Manager 还是无法工作,并且使用Nvidia的闭源驱动时我这里kwin会发生奇怪的崩溃。 – 尽管PackageKit不那么重要,并且它做得还不错,但它也十分复杂,需要维护者为大多数发行版打大量补丁,这玩意其实没啥必要,但是还是占用了大量时间…… – Unity 和 Gnome3 的可用性大踏步倒退,当然在下个版本出来之前我不会太在意这个(KDE 4.0 和 4.1 也不咋地)但他们还是烂到家了。对他们来说,窗口管理器无法正确处理全屏程序,x11 和 OpenGL 的混合程序,当然还包括了了 Xv。无障碍访问(注:残障人士相关的那个功能)完全被Unity抛到脑后了。不仅如此,Unity还时常崩溃或者死循环,我的家人对这次升级十分不满意。 所以,当人们问到我对于systemd和Wayland的观点时,我也不乐观。 幸好,我在打印上完全没问题 🙂 ——————–我是风骚的分割线———————– (注,这是另外一个人了) 如果你对四年前的linux桌面很满意,事实上我也是这么想的,好消息是,如果你还想找回它来,它始终还在那里。你也许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放弃或者降级Gnome,但它确实还在那。(或者对我来说,把KDE的一陀默认设置给取消了。)但不可否认的是,最近关于Windows的尝试就是场灾难。考虑到开源的基本工作方式,现在有大量的架构宇航员(含义请参考[1])在满世界乱窜。他们在干这些事情: 1、搞一个看起来富丽堂皇的设计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Linux | Tagged , , | 20 Comments

流水和记录

解决了两个问题: 1、目前Archlinux的Nepomuk索引乱码:降级Virtuoso到6.1.2。 2、fcitx和firefox的flash,把ipc禁用掉。就可以用fcitx在flash里面输入中文了。 dom.ipc.plugins.enabled设置为false,或者添加新值dom.ipc.plugins.enabled.libflashplayer.so设置为false,似乎是firefox的插件隔离机制导致的。 今天看ikde.org的访问记录,看见了www.goso.cn,于是去看看是什么爬虫……结果发现是人民搜索orz。于是顺便又看了看有什么爬虫…还看见了有道。

Posted in 日志 | Tagged , , , , | 10 Comments

一个KDE用户的GNOME 3 Launch Party

因为好玩所以去的。 首先是一开始……我记错时间了,1:30才急急忙忙骑车飞奔出去,不过后来看到1:30-2:00是入场,所以没错过啥。老实说感谢Google Map指路。 首先在门口登记,我写了真名和邮箱,不过没选择订阅邮件列表,因为不是GNOME用户的说。首先是介绍组织,讲的其实挺好的。当时看到后面有Gnome-shell插件的展示,还有点小期待。然后我掏出了自己的本本,自然上面是……KDE啦!然后接受局部围观。然后我非常happy的推销KDE。由于没有网络,我手机的wifi tether帮了大忙,然后电脑开vpn,今天的tweet都是通过twitalker发的,因为这个最流畅了。 Fedora13……自己编译的GNOME-Shell……哎。准备工作的杯具啊。 现场我玩KDE哦,吼吼。 以前活动时候的蛋糕照片。旁边有个Firefox乱入。 弗拉明戈舞蹈……乱入。 然后就是各种人讲话,中标也派人去了。谋智也有人(我出门被推销了一张firefox4传单,firefox铁杆用户毫无压力。),没想到Canonial也有人去了。到场人数众多,据说有250-300人。 中间的余兴节目是弗拉明戈的舞蹈……虽然我没搞清楚和GNOME有什么关系。不过既然是Party所以没关系。 今天最杯具的就是那个负责技术演示和回答问题的人了。老实说对于那些问题我都可以回答的比他更好。最悲惨的是……他不认为Linux是给一般用户用的……当然这只是他的个人问题,和GNOME没关系。提问的感觉有很多隐藏的踢馆选手……例如“Ubuntu为什么不用GNOME3”,“GNOME3为什么没有全局菜单”,“GNOME3为啥卡”。本来没好意思的,看大家都这么犀利,于是我也提问了个问题:“GNOME-Shell是采用混成的,为什么没有像KWin或者Unity-2D设计GNOME-Shell的Fallback”。然后回答是:“我不太懂底层渲染”……。好吧。 由于似乎他不认为Linux应该给无基础的人用……于是有数次问GNOME3你觉得最好用在哪里的问题时,他非常执着于GNOME-Shell的插件可以用JavaScript开发这一点上,难道你真心没觉得GNOME3好用?……我在下面都受不了了……我替你卖GNOME3都能比你卖的好啊。且不说除了Gnome-Shell之外的其他技术,你没卖到,Gnome-Shell为触屏优化怎么讲你也可以随便提一提吧。 我个人可是充满着对Linux的爱的,另外我个人的实用主义也使得我是因为Linux好用而用的linux,并不是为了用Linux而用Linux。害得我不断向身边的大叔澄清,Linux完全是可以给普通用户用的。我个人认为Linux现在比不上Windows的一是游戏,二是办公,吐嘈了好久没有进步的OOo之后,顺便给大叔Show了Latex做的Slide,大叔表示很有兴趣。后边有人问我KDE有没全局菜单,我就一句“全局菜单是个糟糕的设计”给他堵回去了,然后顺便show了我设置成最大化窗口无边框的KDE。 总之他的回答问题是本次唯一败笔,仅针对他个人,不针对GNOME3。主持人明显比他回答得好得多,就算现在没有,有时候有的东西也是可以圆过去的。 另外他的演示也有值得改进的地方……他的系统是Fedora 13,自己编译的GNOME-Shell,似乎不那么稳定…… 中间有人询问我的输入法,我表示很happy地告诉他们是Fcitx。然后最后似乎我成功推销某人安装OpenSUSE以及KDE。和身边的大叔聊了很多,也替GNOME3卖了很多,例如在卖KDE的Nepomuk的时候,我也顺便卖了GNOME3的Gnome Activity Journal/Zeitgeist。还卖了GNOME3的Aero Snap,算是对我现场推销KDE的补偿吧,嘿嘿。 主持人一谈到怎么帮GNOME做贡献就很激动,其实开源社区都需要大家的贡献的。与其骂bug,不如主动汇报bug。不懂coding,也可以帮助宣传,帮助翻译,做一些coding无关的事情。顺便号召下KDE的用户在用KDE的时候也别忘了给KDE汇报bug哦。 一个小插曲,由于播放是使用的那里的Windows……最后播放没声音的时候……其实他们没看见Media Player静音了……我上去指点了下。。(虽然除了那个还有一个问题是有个讲台面板的按钮没按)。吐嘈到……大家Linux用得太多不会用Windows了。 战利品。 顺便:KDE党发来贺电,祝GNOME3发布!

Posted in Linux | Tagged , , | 26 Comments

为什么我喜欢KDE?

High Intergration, Expansibility and Free. 今天看了一篇十分激动的批驳Gnome 3的文,里面吐嘈点众多,有些甚至不一定有什么说服力,很明显的反应过度……不过使得我产生了想表达我对KDE的看法的冲动。 在诸君懵懂无知的年代,想必很多人是从Gnome开始的,我很老的一篇blog写过我的路程是Gnome -> Xfce -> Pure WM -> LXDE -> KDE。 我是很注重UI的集成度的。如果整体界面有哪里会反映出瑕疵,我可以为了这个原因而抛弃一个软件。这是我很难使用一些纯WM的原因。另外我也不太适应Awesome的调调,当然有人会喜欢,我这里不是想批驳任何一个人的观点,只是想阐述我选择桌面的原因。 首先从换WM这件事情说起。 在我还在用Gnome的时候,那大概还是2.24吧,那会compiz很pop。于是我也想用compiz。好了,如何替换掉metacity?那会几乎是唯一能够搜索到的答案,就是fusion icon。其实fedora有一个可以切成compiz的小工具,但是它启动的compiz没有加载ccp插件,导致强大的ccsm不能使用。fusion icon其实仅仅是手动替换了wm,metacity是在启动之后被kill掉的。 后来发现gconf里面有个可以设置wm的地方,不过还要在非常非常隐蔽的地方,加入一个desktop文件,才能设置自己的。(其实KDE也是靠desktop file,不过区别还是很大的,后面讲。) 后来为了传说中的速度选择了Xfce,不过不爽的就是thunar的fm功能微弱了,挂载乱码,没有其他协议集成……我那时还很happy的给exo打patch,用来修复挂载乱码。xfce的wm非常好换,replace之后,save session,下次启动就会是另外的wm了。xfwm的设置也很丰富,和metacity不可同日而语的是,metacity把composite功能也藏在了gconf里面……这该有多蛋疼才能干出这种事情。以至于我看到gconf(啊现在是dconf了对吧?)-only的事情,就忍不住发笑。你确认这不是……Windows注册表? LXDE的话,因为wm是obconf,设置上也可圈可点,虽然功能微弱了点。另外就是LXDE的logo太丑……我难以接受。 用KDE是赶上了KDE4,KDE3其实真的我也用过一段时间。不过没什么太深刻的印象,因为很少进嘛。 在换WM这件事上,KDE表现的非常慷慨,首先设置中有一个地方可以设置默认程序,如果你安装了某个wm,就会出现在下拉框里面(虽然是desktop file描述,但是kde预置了几个,compiz,openbox都有的),而且还设置好了配置程序的按钮,可以直接启动设置程序(虽然compiz的那个不幸被写成了simple-ccsm……)。 对于很多喜欢Pure WM的人来说,他们喜欢的是可定制性,而KDE其实完全有不输给他们的可定制性,而且更加简单明了。 KDE的灵魂,在我看来是kpart。kpart是创造整个KDE的根基。它造就了统一风格的设置界面,统一风格的文件浏览。例如katepart,用的非常广泛,在kate,kwrite,kdevelop里面都有,但是他们依然保持了各自的特点。像嵌入终端,只要konsole的kpart就好,无论是放在dolphin/konqueror,还是写个plasmoid,或者全新的程序yukuake,都不在话下。ark的文件预览,图片,pdf,文本,都完全ok。而且你还可以在设置里面选择嵌入式文件浏览采用哪个kpart。声音系统,也因为phonon,在amarok,dolphin,dragon,等等程序中都使用了同样的接口。 使得KDE的各个部分能够完美的结合成一个整体。为什么要发明不必要的轮子?KDE中已经有了无数可以利用的机制。例如新近的一个播放器bangarang,算是第一个元数据靠nepomuk管理的音乐播放器。(Amarok为了跨平台暂时还没有这个功能,不过也有人写了一些代码)。 在KDE中,很容易感受到的就是Everything Under Control,and Easy to Control。我不用掘地三尺才找到某个功能,也不用担心某个功能无法设置。我可以选择各种各样的界面,对开发者来说可以利用无比丰富的机制来创建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且不必担心它和系统集成的不好。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KDE | Tagged | 3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