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b DSL vs Pipeline in Jenkins

我自己的 CI 长久以来都是手动配置 Free-Style Project,有很多重复的部分很不方便统一修改。所以就打算搞得比较自动化一点方便批量修改任务,一开始是想用什么 Template 之类,但是后来就发现了 Job DSL 和 Pipeline。

姑且来说,这两个解决的问题有重合的部分,但是也有不一样的地方。Pipeline 基本就是用一个 Groovy 的子集(还是相似的东西?),来描述一个 Job,支持的功能比较多。而 Job DSL 是用 Groovy 的一个脚本来生成 Job。实践当中你可以两个都用。

Pipeline 最基本的用法就是在代码库里面放一个 Jenkinsfile,里面描述 pipeline。当然这么做是有缺点的,因为你还是没有自动化多个不同的项目的任务生成。总之是一个类似把 Jenkins 当作 travis 的用法。

我踩的第一个坑就是没有意识到这两个东西虽然都是 Groovy,但是使用的是两套 API。需要分别查看各自的文档。我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 Pipeline 里面的用法放到 Job DSL 里面用……结果当然是没法通过了,而且我还一直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折腾了好久。

总之,最后总算是搞清了这个问题,然后我发现我一开始写的 Job DSL 还是生成了 Free Style Job,所以开始思考我到底要不要用 Pipeline。有这么几个问题,例如,我用的一个 Jenkins Plugin CMake 还不支持 Pipeline,所以就有些纠结到底要不要用这个。

我作为参考的 KDE 是选择都用的,但是和编译工具链的胶水层是通过自己写的 Python 脚本来实现(当然我相信他们是有正当的理由)。反过来说我使用那个 CMake 插件也并没有特别实现什么…所以我其实并不需要 Pipeline 提供的复杂功能。Job DSL 的支持疑似比较全,所以我的一个结论就是,如果从前你就用 Free-Style Job 并且你也没有特别的需要新的功能,用 Job DSL 生成 Free-Style Job 就好。Pipeline 才能解决你的问题的时候,或者想要在源码库里面放个 Jenkinsfile 的方式来定义编译过程,你可以考虑 Pipeline。

Posted in Linux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纯粹不吐不快

更新:好吧原文作者说是 “gnome control center”。

后文可以略过了。

http://forum.ubuntu.org.cn/viewtopic.php?t=486270&p=3200398#p3200398

下面是原文

其余内容不论,我们单说第一句:「前一阵子 Ubuntu 的预设输入系统从 IBus 改为 Fcitx,但因后者不支持 gcc,搞得天下大乱,于是 Ubuntu 17.10 又换回 Ibus 了。 LZ 建议把 ibus 删除掉换成 fcitx,并不见得问题就消失了。」

不支持 gcc???黑人问号???

其一、世界上绝大多数发行版,包括 ubuntu 都是默认 gcc 编译器。debian 的迁移到 clang 的进程虽然一直有提但是绝对还没有完成,而且也只是测试是否「可以编译」,作为 debian 下游的 ubuntu 也显然还没有迁移到非 gcc 编译器。打包 fcitx 的人我都基本认识大半,从来没人和我说 fcitx 有什么不能在 gcc 上编译的问题。

突然来这么一发指责,你得给我拿出证据来。

其二、ubuntu 作为一个二进制发行版,原本就不需要用户从代码编译,你是从哪发现不支持 gcc 的?

Posted in fcitx development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The Road to Fcitx 5: 5. Good news for people who use multiple display server

A big refactor in fcitx 5 is to enable it to support for multiple display server. This is not limited to X11 + wayland, but it means you can use fcitx with multiple X11 server. While such functionality may have limitation about your layout settings, but still it will work for most of cases.

qdbus-qt5 org.fcitx.Fcitx5 /controller org.fcitx.Fcitx.Controller1.OpenX11Connection :1

The support for multiple X connection exists in the code for long time but it didn’t expose to the world till the commit today.

With a simple dbus call above, you can open an new X11 connection to display server :1. The classicui window, XIM, or client that uses dbus protocol in it will be able to use the “right” window in the display server. Though, kimpanel will not be able to enjoy this.

To test this funtionality, try it with some simply client:

Xephyr :1
qdbus-qt5 org.fcitx.Fcitx5 /controller org.fcitx.Fcitx.Controller1.OpenX11Connection :1
DISPLAY=:1 openbox
DISPLAy=:1 xterm

And you’ll find out that you can type in the xterm :P.

Posted in fcitx development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当你 Debug 一门过气语言生成的代码里面产生的 memory leak 时会发生什么 (a.k.a. 不要修改 vala 返回的 strv 的 length)

(会被写成 blog 发出来。)

直接上一段代码。

var array = elements.to_array ();
array.length = -1;
return "(" + string.joinv (" ", array) + ")";

提问,这段代码有什么问题?

它会生成这样的代码。

_tmp32_ = gee_collection_to_array ((GeeCollection*) _tmp30_, &_tmp31_);
array = _tmp32_;
array_length1 = _tmp31_;
_array_size_ = array_length1;
array_length1 = -1;
_tmp33_ = array_length1;
_tmp34_ = array;
_tmp34__length1 = array_length1;
_tmp35_ = _vala_g_strjoinv (" ", _tmp34_, _tmp34__length1);
_tmp36_ = _tmp35_;
_tmp37_ = g_strconcat ("(", _tmp36_, NULL);
_tmp38_ = _tmp37_;
_tmp39_ = g_strconcat (_tmp38_, ")", NULL);
_tmp40_ = _tmp39_;
_g_free0 (_tmp38_);
_g_free0 (_tmp36_);
result = _tmp40_;
array = (_vala_array_free (array, array_length1, (GDestroyNotify) g_free), NULL);
_g_object_unref0 (elements);
_g_free0 (_base);
_g_free0 (_tmp0_);
return result;

那么你再猜猜?给你点提示。

static void _vala_array_destroy (gpointer array, gint array_length, GDestroyNotify destroy_func) {
    if ((array != NULL) && (destroy_func != NULL)) {
        int i;
        for (i = 0; i < array_length; i = i + 1) {
            if (((gpointer*) array)[i] != NULL) {
                destroy_func (((gpointer*) array)[i]);
            }
        }
    }
}


static void _vala_array_free (gpointer array, gint array_length, GDestroyNotify destroy_func) {
    _vala_array_destroy (array, array_length, destroy_func);
    g_free (array);
}

´_>` strv 是一个不能改变大小的 array ……那么你改了它的大小……free 它的函数没法正常工作……然后就会造成 leak ……

Posted in Linux | Tagged , | 1 Comment

最近踩的一个关于 std::unique_ptr 的小坑。

简单来说就是这样一件事,std::unique_ptr 在析构途中调用了 .get() 会发生什么这样一个问题。

当然,你是不应该写出这样的代码的……但是有时候这样的行为可能并不是非常明显。所以就会导致问题…

一个 FreeBSD 上的人汇报了在 Linux 上没有的 crash。估计是 libc++ 和 libstdc++ 的行为差别。一个在析构途中就返回 null 了,一个还是返回原始的指针。

总之,小心避免写出这样的代码吧。

Posted in Linux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