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csslayer

上下跳动的文字

我觉得我自从手搓几个low-level的文本绘制之后这个问题其实已经变成专家了。问题本身其实还是很有趣的,这里特别总结一下。 不少人可能都注意到了 Linux 下面有时候会有一种奇怪的现象,就是你输入文字的时候,一旦输入了汉字,汉字可能会把整行文字的位置降低。删除掉汉字的时候,则又会恢复到原本。这是为什么呢? 其实道理是很简单的,就是你这一行文字混合了两种不同的字体。为什么明明没有单独配置但是却使用了不同的字体?因为系统默认使用的英文字体本身,可能并不包含汉字。因此当需要显示汉字(或者其他任何不存在于这个字体的字符)时,就只能回落(fallback)到另外的字体上。你也许注意到了,即使两种字体配置为同一个大小(point),但是实际显示在屏幕上的大小可能是不同的。当两个字体同时在一行文本中使用的时候,为了将他们对齐,则需要使用一个标准将两个字体的文本对齐。这个标准就是基线(baseline)。 这里还有两个重要的线 ascent 和 descent。ascent 就是从 baseline 到字体的最高点,descent 就是 baseline 到字体的最低点。可以假想一下,当另一个字体混入的时候,如果它的 ascent 高于原本字体的 ascent,自然就需要将文本整体“下推”。 通过辅助线,我们可以明显观察到 DejaVu 和中文字体组合之后可以出现明显的下沉现象。 对于编辑器来说,只有两种方式,一种允许每行的高度不同,从而适配文字本身的大小, 另一种则是每行高度相同,但带来的副作用可能是会对 fallback 到的较高的字体砍头去尾。 这里有一个展示了 katepart 曾经长时间存在的文字渲染问题,当字体可能下推文本过多时,超过了原本的行高,则不得不砍掉了一些。右侧是经过我修复之后的 katepart。 这里所谓的修复是什么呢?其实非常的简单,就是把“下推”的文字拉回原本只有单个字体的基线位置。简单的来说,就是进行这样的运算:在 y 轴上偏移一个这样的数值:(渲染文本的整体 ascent – 字体本身的 ascent)。 这样运算之后,那些并非 fallback 的字符将不会被「下推」,而保持在原始的位置。fallback 到其他字体的字符则会对应的上拉一些位置。你可能会问了,这样似乎并没有解决字体被砍头的问题啊?确实,但字体设计的时候,一般会在顶部留有余地不会紧密排列,经过这样调整之后,反而会让大部分即使是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Linux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How to use a missing keyboard layout in Fcitx 5

When Fcitx read the layout information, it read from xkeyboard-config, mostly like to be /usr/share/X11/xkb/rules/evdev.xml on your system. But unfortunately, there might be missing data in this file and you should report the bug to bugs.freedesktop.org for missing data. But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fcitx development | Tagged , , | 1 Comment

Linux 的 HiDPI 配置问题

其实这个问题对我来说从来也不是个问题,因为我已经基本深入理解了这个问题的本质……然而似乎有不少人对于怎么配置,为什么这么配置,为什么又出了问题一知半解,因为最近在 Twitter 上回复一些比较复杂的内容,特此整理记录一下。 在过去,电脑的屏幕一般都是 96 DPI,DPI 的含义是每英寸点数(像素点),具体计算的方法也非常简单,用像素的个数除以屏幕的长宽即可。随着技术发展(显示器和处理器),电脑逐渐可以支持更高的 DPI 用于显示。抛开具体发展不提,但是这里引入了一个问题,你程序并不支持在这样的屏幕上正常显示。通常来说的问题就是界面特别小。 为什么? 因为程序过去从来也不需要考虑这个问题,都是按照像素来进行的设计,例如显示一个 100 x 100 的窗口,在 96 DPI 上大小正常,但是 DPI 翻倍的话,就只有原来的 1/4 大。人的眼睛在乎的是它现实中有多大(像素 / DPI = 长度),而不是有多少像素点。为了让程序能够正常显示,同时又不需要修改太多代码,大家也是努力想了很多办法。 1、设置字体大小。 界面框架大小不提,字看不清那是最难受的,因此只调整字体大小这样的设置,成为了大部分人解决问题的第一步。但是,在 X 上,这个设置是全局的,因此也就不能针对不同的屏幕,来设置一个统一的 DPI。一个屏幕大一个屏幕小也可以说是常态了,不少人就选择设置一个居中的值来自己适应。毕竟人是活的,程序是死的,改变不了世界那就只好自己适应世界。 2、程序来支持内部缩放。 这里,当然也就是 Qt / Gtk 这样的大框架才有精力和能力去支持这种功能。这个功能在程序不需要进行额外修改,或者只进行少量修改的前提下,直接在内部添加坐标的转换功能,乘以一个倍数,变相将程序放大。这样,在高分辨率的前提下,就可以用正常的大小显示界面。 3、设置分辨率来进行缩放 也许有人说,显示器不都可以配置分辨率么?你3200×1800的屏幕,我强行设置 1600×900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Linux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Fcitx 5 开发(三)如何调试输入法,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调试输入法,和写别的程序其实没有本质的区别,常见的办法也就是 GDB 和输出日志。但它特别的地方主要在于,你用来调试输入的程序也是输入法的客户端之一,在调试输入法的时候,如果不进行一些特别的操作,将会导致你调试用的终端 Freeze(把按键发送给了输入法,却因为程序 GDB 暂停无法获得响应导致 Freeze),也就是标题所说的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 当然,要解决这个问题其实也简单,就是让你的终端不用输入法就行了。这里有几个点需要注意,常见桌面环境的终端一般是单实例,你即使启动一个新的窗口也是同一个进程,并不是重新启动一个进程。所以一般我个人会选择使用另外的终端程序。这是从终端程序禁止输入法方面来说。反过来,也可以通过命令行参数禁用 Fcitx 的前端。来阻止 Fcitx 和对应类型的程序进行通信。 先说说怎么启动一个无法使用输入法的终端。如果是 XIM 的终端,例如 xterm,alacritty,就直接用 XMODIFIERS=@im=none xterm 这样的方式启动,启动之后,在终端里面直接启动新的 fcitx 的话,就需要注意要在终端里面重新恢复 XMODIFIERS 的值为一般的值。因为根据 XMODIFIERS 的处理机制,Fcitx 会根据它启动时的 XMODIFIERS 设置对应的值。如果不进行设置的话,当前的这个终端自然也反而会可以和 Fcitx 通信了。如果是 Gtk 程序,可以设置 GTK_IM_MODULE=gtk-im-context-simple ,如果是 Qt 5程序,可以设置为 QT_IM_MODULE=compose 。 如果想要从 Fcitx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fcitx development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Fcitx 5 开发(二)一个按键事件的后半生

当按键被 Fcitx 的前端接收到之后,首先它需要找到对应的输入上下文,然后创建对应的按键事件结构: https://github.com/fcitx/fcitx5/blob/c492be884540b55ee590d0e3312c4889c8bf4300/src/lib/fcitx/event.h#L242 首先对于一个按键来说,我们先要区分和按键相关的好几个不同的值的含义:Code,State,Symbol。Code 表达的是这个按键对应的物理按键,例如键盘上的 A,不论你在什么情况下按 A(Caps Lock / Shift),产生的 Code 是一样的。State,表示了按键发生时键盘的状态,包括了锁定键的状态,比如 Num Lock 和 Caps Lock,还有各种修饰键(Modifier)的状态是否被按下。当然,对于 32 个 Bit 来说,键盘并没有那么多的按键,因此有一些位在 Fcitx 中也被挪作他用,例如 https://github.com/fcitx/fcitx5/blob/c492be884540b55ee590d0e3312c4889c8bf4300/src/lib/fcitx-utils/keysym.h#L51 这个就是新加入的按键是否是重复键的。 Symbol 则是表达了经过键盘布局转换之后得到的符号,一般来说,输入法的逻辑是直接和 Symbol 打交道的,而不关心从 Code 到 Symbol 之间的转换。Fcitx 的 Symbol 对应的数值是采用和 X11 Symbol 一样的值来简化判断,这样在大部分情况下都不需要重新进行映射。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fcitx development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